欢迎访问

马会

早教中心门店突然关门 有人刚缴费3万元一节课未

2019-03-06    

  “艺乐宝贝”下沙店突然关门

  口碑不错的早教中心一夜间人去楼空,家长跟部分老师均不知情

  有家长刚交3万学费还没上过一节课,负责人手机关机接洽不上

  以价钱表中最贵的艺术思维课程为例,总课时数为216节,细分课程共有5个阶段,总价为57280元。报名该课程的家长王女士告诉记者,当时她报名时销售人员给了当场签单的优惠价,实际交了31500元。

  像王女士这样,购买早教课程时,“艺乐宝贝”对一次性付清课程费用的家长都会给予不同程度优惠,因此大部分家长决定了先付清课程费再预约上课。

  现场家长表示,他们渴望“艺乐宝贝”的负责人能站出来,把停课起因讲清楚,在课程费用方面给出可行的解决打算。截至记者发稿,“艺乐宝贝”下沙店的负责人仍不联系上。

  据记者理解,3月1日当天来到现场的十多位家长,基本都是一次性付清了课程费用,交费均在万元以上。按照孩子实际上课数不同,停课后残余的课程也不同,波及费用少则三四千元、多则三万多元。

  本报记者 谢春晖

  由于存储“艺乐宝贝”下沙中心店相关客户信息的电脑,已被早教中央负责人带走,为保障所有维权家长的权力,3月2日至3日,开发区市场监管分局派专人在原“艺乐宝贝”早教中心的上沙路431号设立了专门的维权办公室,登记维权家长的信息和具体丧失。

  3月1日上午,聚集在“艺乐宝贝”门口的家长越来越多,大家都盼着有负责人或知情人前来说明情况。

  为了弄清停课的详细起因,家长们找到了龙湖物业,“我们通过物业查看了监控,发现2月28日凌晨4点多,有多少个人来到早教中心,搬走了电脑、文件等货色,贴了告示后离开。”

  有人刚缴费3万元一节课未上

  依照家长们供给的联系方式,记者多次尝试联系“艺乐宝贝”下沙店负责人,但他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。

  “艺乐宝贝”下沙店突然停课,家长们该怎么维权?记者随后找到开发区市场监管分局。“2月28日,咱们已经接到了投诉,各项调查取证工作已经在进行了。”市场监管分局投诉举报中心的负责人韩友夫说。

  在家长们向记者供应的一份“艺乐宝贝”全国统一价格表上,记者看到:早教课程分为艺术思维跟逻辑思维两大类,按照课时数和细分课程类型进行收费。

  据了解,“艺乐宝贝”是杭州一家有名早教品牌,旗下有多个早教中心。这已经不是“艺乐宝贝”第一次涌现门店无征兆关停的情形了,去年“艺乐宝贝”武林中心店停课时,也曾呈现过纠纷。

  “艺乐宝贝”无征兆关停不是第一次,市场监管部门已成立专门调查组

  “前天晚上我还带着孩子来上过一堂早教课,昨天一早就据说这儿的负责人跑了。我一共在这交了17000多元的早教课费用,还有100多节课没上。”一位姓沈的年轻妈妈显得特别激动。

  早教中心的接待台上,还摆放着水杯和儿童饼干,一旁游乐区鞋柜里的儿童拖鞋也摆放得整整齐齐,能看得出停课前来这里上课的孩子不少。

  现场家长告诉记者,从2月28日告示贴出后,这位负责人就“失联”了。“店里的老师和我们都联系不到他,手机关机,微信不回。”

  市场监管局部已成破专门考核组,目前已有200余位家长登记信息

  这家“艺乐法宝”下沙中心店于2月28日清晨忽然贴出告示称,因品牌名下多家中央出现资金艰难,常设停止授课,进行内部整改,开课时间另行告知。

  “比原价优惠了2.6万元,我觉得划算,毫不犹豫就交了钱。没想到,还没上过课就摊上麻烦了。”王女士是春节前刚给儿子报的课程,结果还没来得及预约课程,就遭遇停课了。

  “去年,我们就有过顾虑,想退课。”家长沈女士说,当时下沙店的店长很诚恳地表示“下沙店属于品牌直营店”、“绝对不会浮现资金问题”,考虑到这里的教养品德确实不错,沈女士后来打消了退课的念头,“有很多家长和我一样,都是这样被劝下来的。”

  3月1日上午,天下着雨,气温也不高。下沙龙湖金沙天街步行街三楼的一排商铺前,聚集了不少人。十多名年青家长堵在一家名为“艺乐宝贝”的连锁早教中心门前,皱起眉头念叨着。

  截至记者发稿前,已有200余名家长登记了信息,波及的损失金额开发区市场监管分局还在统计中。

  “切实他们的早教课程挺不错的,小孩子也喜好来这里上课。”记者懂得到,这家“艺乐宝贝”在下沙已经开了3年多,长期在这儿上早教课的孩子有近400人,在下沙家长圈中口碑不错。

  “我家孩子在这里上了2年多早教课,前后支付了三四万元课程用度,春节前咱们又刚续了1万多元逻辑思维课。”家长李女士告诉记者,目前她的孩子还剩下60多节逻辑思维课没上,课程价值约14000多元。

  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。

  家长李女士是最先发现核心停课的家长之一。“2月28日早上9点,我把孩子送过来上托班,发明大门没开,多少个老师也站在门口。玻璃门上赫然贴出了停课告示。”在场的那几名老师都说,对停课并不知情,当天来上班才发现机构出了状况。其中几名老师还表现,这个中央已经拖欠他们好几个月工资了。

  目前,开发区市场监管分局已成破了专门考察组,全面参加调查。韩友夫说:“早教中心的法定代表人当初还未找到,公安机关正在辅助我们找人。”同时,市场监管分局已对“艺乐宝贝”下沙中心店(杭州繁睿文化艺术有限公司)进行了网上异样公示。